第48章

法式杂鱼汤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贾赦集合全家人一起开会,首先,大家一致赞成送走探春的决定,打死也不能留下来让贾政那伙人钻空子。其次,大家也一致否决了探春要求的出家,没一个人赞同她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就这么看破红尘的。再次,大家也一致认为让探春尽早出嫁是个好主意。于是,讨论的重心就转移到给探春相一个什么样的夫婿身上去了。

这一次姐妹会面的意义重大,以门主黛玉为首,全票通过了探春的加盟,并诚邀谢大少爷兼任挂名护法。探春热情洋溢,把谢凌教给她的一些粗浅功夫一股脑的贡献出来,大大丰富了萝莉们的毒术用法,从原来单一的下到茶水饭食和熏香灯烛扩展到迎风撒雾,背风放暗器,虽然大家的手法不甚熟练,可兴致勃勃,热情高涨,每日研习不辍。深受冷落的谢大少爷发飙找上了另外四位同样黑着脸的冷宫丈夫,大家有志一同,无需多说,联盟自成。

贝二姑娘的设定是这样的——官家千金,名门庶女,家世清贵,门第不俗,还有一个在京中做着大官的舅舅,因父母双亡,遂独身一人回乡守孝。自住五进大宅,身边仆婢无数,娇养深闺,足不出户,只待三年孝满后上京择亲待嫁。

关于这一点,贾赦的发言权被一致剥夺了,因为他提的要求都太不靠谱了些,贾赦对此表示很无奈,就算已经在这里过了十几年了,他也还是搞不清那些复杂的人际关系和门第概念,他现在唯一知道的是迎春惜春的婚事都由皇上指定,而以她们的地位来说,无论嫁到哪家去也只有被敬着被供着的份儿,绝吃不了亏,至于和丈夫恩不恩爱这种问题,他可没胆子去琢磨,女儿的脸面他且得顾着呢,可不敢搞什么择婿招亲的幺蛾子。黛玉的婚事已定,鬼佬小王爷正在努力啃汉语辞海中,而且有林如海两口子坐镇,以后的日子想来是错不了的。湘云的婚事也被皇上接手过去了,拍着胸脯说一定挑一个最好的,基于皇上那三个已出嫁的公主的婚姻品质,贾赦对皇上的眼光还是信心满满的。诸事交付以后,贾赦成了甩手掌柜,天天呆在家里数金子,给女儿们捯饬嫁妆。

于是,探春就顶着贝(贾字拆出来的,因为没有姓‘西’的,所以就姓‘贝’了)二姑娘的名头,由林如海那个留在扬州让儿子养老的奶嬷嬷照料着,开始了新生活。

万般无奈之下,贾赦派了长史,从后门匆匆送走了探春。探春病恹恹的,坐着快车吐了一路。长史无法,趁夜跑到林大人府上求救。胡妹妹两瓶药下去,探春立刻满面红光精神饱满了。听完了疑似穿越者搅局(胡妹妹不知道贾赦是穿的,虽然她发现这个世界不止她一个先知,但另一个或几个是谁,她并不清楚。胡妹妹是女权主义者,于是忽略了改变最大的贾大老爷,目光一直盯在女人身上,可想而知,她这辈子也别想找到老乡了)版的“探春远嫁”之被打断,眼珠一转,热心的推荐了她原来的根据地——扬州。

探春的婚事讨论了许久也没个结果,无他,典型的高不成低不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伯和无数人之下无数人之上也上不到哪去的亲爹,反差太巨大,就和哪边儿都不像话。偏巧这时候,闭关了好久的贾家又来闹事了。心有不甘的南安太妃最后的蹦跶就是把探春的下落捅给贾母,然后就陪着她那个贪污军费把十船将士都祸货了的儿子一起捧着窝窝头穿着麻布衣去蹲大狱了。贾母听说以后,打了鸡血一样杀到王府,理直气壮的,借口要孙女儿,抱着包袱就想闯进来驻扎。

作者有话要说:后面还有两章,但不再是关联的了,虽然也是红楼人物的番外,但是和前后都不发生联系,如果有不想再买的亲,本文就可以到此为止了。感谢读友们半年多的陪伴,我们下篇文再见!

在鬼佬小王爷豁出脸皮的带领下,几个大男人撒泼打滚的求关注求安抚求顺毛,不等迎春众人呵斥丢脸,贾赦率先忍受不能了,找上自家攻君小告一状,借来羽林军八千,一股脑的把所有人等一起扫地出门,一个没留神,把他大儿子贾琏也给算里了。可怜刚抱上双胞胎儿子的贾小琏,出去给媳妇儿买串糖葫芦的功夫,居然就进不去家门了。想糖葫芦想到内伤的徐氏捶床:想什么不好,偏偏要吃月盛居的糖葫芦,这下好了,把相公给隔离了。

谢大少爷和看中黛玉的鬼佬小王爷有异曲同工之妙,两人都患有严重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挨了一巴掌以后,深深的被探春一打钟情了。于是乎,被各色美女捧惯了的,只有拒绝经历,没有追人经验的谢大少爷,两手空空就上门求亲来了,高调的被王府派来保护探春的十八侍卫当成登徒子一顿围攻。

遇见探春那一天,正好是他第七十六次被唐门那位骄纵任性的大小姐追到无路可逃了,为了不被唐门捉去按着脑袋拜堂,他慌不择路的撞进来探春祈福的静室,挨了生平头一记无比清脆的耳光。

数月后,赵姨娘痊愈,兴高采烈的当起了贝府的老夫人。而探春也在这时候,真正开始了她人生中全新的岁月。在一次进香的途中,探春邂逅了瘦西湖畔及第山庄的大少爷,从此走进了一个她完全不曾想象过的世界。

几年以后,备受宠爱的忠勇亲王幺女的婚宴上,除了胞姐大长郡主和她那位号称大青第一忠犬的蒙古亲王小世子丈夫之外,还有一个衣着素淡,气质出尘的少妇也坐上了姐妹席,而且出人意料的坐在了林姑娘和史乡君之前。那时候,贾母、贾政均已去世,贾宝玉在一个雪夜突然消失,至今不知所踪,遗下寡母王氏一人,如今疯疯癫癫的住在家庙里被层层看守着。至此,探春才敢稍稍在京城里露面,不久,便又随丈夫返回扬州。

及第山庄的名字虽然风雅,可是却跟外人想象的状元及第完全没有关系,而是江湖上积淀浑厚的武林世家。人家取的是及第花之意,也就是杏花,及第山庄中栽满了杏花,历代主人也独爱此花,故而得名。这一代的少主谢凌,未及弱冠便夺下了江湖第一高手的称号,同时,因为生的白皙俊美,玉树临风,和江湖上粗豪的汉子们大不相同,因此被性格开放的各色佳人穷追猛打。可怜谢大少爷,为避桃花,四处奔逃,狼狈不堪。

也许是她的诚心起了作用,不到一年,贾赦竟派人送来了被王夫人打压排挤到家庙去,连伤带病差点一命呜呼了的赵姨娘。探春和赵姨娘抱在一起,又哭又笑,互诉离别之情和别后境况。

与鬼佬小王爷不同的是,谢大少爷业务精湛,一把象牙透雕扇“唰唰唰”转了一圈,十八侍卫头晕眼花,步履踉跄,跌跌撞撞扑到荷花池边,“噼通噗通”一气,下饺子一样的泡了一池。谢大少爷得意洋洋,一甩长发,大踏步闯进屋,抢上意中人就待飘然远去,院门都没出去呢,就差点儿被扎手的玫瑰花儿活活咬去半边耳朵。一时之间,贝府中狼嚎震天。

扬州城里无所事事的人们于是又有了街头磕牙的新话题——这位神秘的贝二姑娘,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呢?按照排序,上面还应该有一个贝大姑娘啊,又在哪里呢?当大官的舅舅到底有几品高呢?未来择婿的条件又是什么呢?等等等等,只有人们想不到,没有闲话聊不到。探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在家中为远在京城受苦的姨娘抄经祈福,空闲的时间便看看书,绣绣花,画两笔画,养几株玉英打发时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