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网络小说作家藤萍的作品?

Ctrl+D 收藏本站

从莲花楼谈起……

翻开书看下去才发觉,这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普通人,就是高高在上的江湖传说。只是偶然从云端跌落,繁华看透、千帆过尽了,才养出这一身接地气的凡人味。

但是她的故事还是非常“藤萍”。

菜一碟,细品咸与淡,

她的作品能不能有同你心意相通的地方,读过便知。反正我喜欢古龙,一看书就了解她也喜欢古龙,顿觉意气相投。

月沉西海,偷得十三载年华,

飞檐九重,传有仙人寻昙花,

重重青山,何处好将身葬下;

初看李莲花这个名字,感觉怪怪的,甚至有几分女气。

早年藤萍的花雨时期,那时她年纪轻,风格也还没有这么明确,作品文案都带着一丝台言范儿(笑)

闲闭门,寻豆花一碗;

若说有什么不足,我只是想知道,莲花的木楼谁来打扫呢?

@Mushroobby:以前,我以为是腾萍不是藤萍,还心想这作家的名字和飘灯倒是对仗工整。

听故事,再来茶一盏。

写这些故事时的少女藤,是怎样的?现在总和编辑纠结能不能没有感情线的藤条可曾回想当年?

这一个一个故事中隐隐的精神内核和透露出的属于作者的独特价值取向,在某一点上与万千读者中的我重合了。所以,我欣赏了。

更不知道其实藤萍是个姑娘,而且和我是校友。

人生若只如初见,莲花相夷两不厌。

她的文笔我总想找个词语来形容,奈何能力有限,搜肠刮肚也不能如意,找个不太准确的词,大概是,优雅。藤萍式的故事藤萍式的人物藤萍式的文笔,才算对味。

初识藤萍是因为那莲花楼。

@路仁嘉:

有神医名莲花,阎王也怕他;

文风细软,叙事缜密,娓娓道来,这是好的武侠小说绝错不了。一个一个小故事各自完整又紧密相扣,张弛有度,主线推进不拖拉不急躁。不像小椴的古拙温厚,不像江南的激扬澎湃,更不像今何在的思索反叛,却也不像沧月的悲怆温婉。

除了不会医术,他还很穷,看上去很和气,不太机灵,反应有些迟钝,一副唯唯诺诺、怎样也不会生气的样子。

他没什么追求,准备五十两银子过一辈子。看样子也娶不起媳妇。

说他一剑,可斩日月斩天下,

说书人话一转,神医晚出十年呀,

角丽谯、笛飞声、云彼丘。惊艳过后,当所有了却,尘埃落定之时,我记得最清楚的那一句话却是:啊,我饿了。这样的莲花贵在真实。死生不挂,闲敲棋子落灯花。最后的最后,他赢了一块银子,你高不高兴呢?这样的结局,无喜无悲却又温暖迷人,我是很喜欢的。多看他一日少看他一日已是无妨,我的心里李相夷来了又去,却永远的住着李莲花。

她个人我也非常喜欢,低调有趣,热爱生活,写自己想写的东西,至于题材小众不小众,这大约不在她考虑范围内吧。

青草绿,湖水蓝,清风将书来翻,

酒楼小,声名乡内传,

这是她非常显著的特色,当然不是她独一份的特色,擅长写人物的优秀作者千千万。

往事远,是与非忘也罢,

江山多年,回首不见他。

为什么藤萍的书独独让我爱不释手。这就是对味吧。

说书人扇一打,今日讲个好戏法,

偶尔还会有书评说是不是太注重塑造人物,衬的剧情显弱,有喧宾夺主之嫌。

提酒长歌,趁兴而来踏月华;

衣冠冢立,美人珠泪洒。

这本是一部属于李莲花的传奇。

藤萍自成一派的叙事方式,行文虽不不华美,贵在真实。巧妙的剧情设计类似近来很火的江左梅长苏,埋藏着的是大侠的传说,进行着的是市井的琐碎。平凡生活更有代入感和认同感,相比各小说的主角光环,莲花的光环只能说是时隐时现,虽说顶着神医的名头,全然一副江湖骗子的嘴脸。这样的人物特点不易重复,使得人物透出纸面,微笑着缓步走到你的身边,容易被读者想象和认可。现在想起莲花的碎碎念,依然不禁莞尔。

等闲变却少年心,却道少年心易变。

山长水阔,生死无牵挂。

不过,到了咱们李神医这里,半分不能信——他丝毫医术都不会。

说点凑趣的,待了解她之后发觉她曾有言情天后之殊荣,一方面与有荣焉,一方面觉得着实可爱。

弃剑如遗,碎剑随舟向天涯,

藤萍写书,说的是故事,写的是人。说起某本小说,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不是某个情节,而是某个人。

喜着白衣,不染尘埃自潇洒;

可叹那位大侠,救不回啊。

她的故事有传统武侠的风格,又兼有悬疑色彩,想象瑰丽,人物迷人,文笔优雅,不可多得的好作家。

花大力气介绍这个人物不是我个人癖好,其实这正是我要说的有关莲花楼的评价,或者莲花楼带给我的第一观感。

玉笛飞声,西海明月收风华,

这样的男主角好像没办法谱写什么荡气回肠的江湖传说,应对江湖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腥风血雨。

剑出无回,年少意气几风发,

那时我常读的是小椴江南沧月今何在唐七公子。

破衣衫,掏铜板,五香豆一两半,

阳光正好,再饮一碗茶。

茶一杯,小木楼里自悠然,

总而言之,在我看来。

街一里,不见美人众倚栏,

传说他有神乎其神的医术,四海为家,拖着一栋可以移动的吉祥纹莲花楼行走江湖。

行走江湖的都知道,江湖传言有时只能信三分,活死人,肉白骨估计够呛。

前尘潇洒与现在的每况愈下穿插表现,少年时的惊鸿一瞥已然足够方多病和书里面的我们津津乐道上十余年。且这种对比越是到后几章节反差越大,读者也同时经历着向往和担忧两种情感的波动。有对比才有感受,今非昔比沧海桑田,李相夷李莲花。聒碎侠心梦不成,故事在说书人嘴里继续,读者进入的却是莲花仙现在的病态生活。行文至此,铺垫已足够,揭开谜底的过程最是挣扎,大战一触即发。

他有几个嘴上对他嫌弃不已实则比谁都关心他的朋友。

究其原因除了塑造人物上的特点,还有文笔。

  • 背景:                 
  • 字号:   默认